008小说网热门小说,经典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008小说网>玄幻小说>魔法塔> 779 信使

779 信使

    上午的铜罗盘酒馆冷清而萧条,侍者卢本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显然还没睡醒。

    不过瞅见阿莱格里偷偷摸摸的溜进来,他却突然来了精神,大声吆喝道,“嘿,伊戈,你昨晚干嘛去了?”

    “没干什么。”阿莱格里径直向后院走去,不打算搭理他。

    可卢本却不依不挠的追了上来,一脸心照不宣的笑道,“都是男人,你以为我不懂啊……啧啧,双飞姐妹花,以前真是小瞧你了。”

    “我飞你妹啊,”阿莱格里无奈的说道,随即又问了一句,“老刀呢?”

    “在后院呗,他还能去哪?”卢本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放心,这件事除我之外,没有别人知道。”

    你知道个屁,阿莱格里暗骂一句,不过表面上还是点点头,做了个保密的手势。

    不过他担心的倒不是卢本,而是没有提前和泽尼斯说好,就翘了一天的训练。他一边想着各种理由,一边向后院走去,目光扫过,居然没发现独眼老者的身影。而且其所居住的房屋,木门也是虚掩的。

    莫非老师不在酒馆?阿莱格里暗自思忖道,这可是很罕见的情况,泽尼斯似乎没有亲人朋友,也没有什么业余爱好,往常不是在水井旁闲逛,就是在马厩旁发呆。

    “老师?”阿莱格里推开木门,试探着喊了一声。可就在前脚迈进去的刹那,他却突然一顿,总感觉房间内有股阴森的寒意。

    “是谁?”恰在此时,低沉的声音响起,不过阿莱格里总感觉,这嗓音有点熟悉。似乎前不久还听到过。

    他转头望向声音的来处,内室门边靠着一位瘦削的中年人,目光如鹰隼般锐利,但脸色却有些苍白。

    “先生是老师的朋友?”阿莱格里谨慎的问道。对方的身形和气质,也给人一种熟悉的感觉,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你是泽尼斯的学生?”中年人反问道。他上下打量了阿莱格里一眼,目光落在其腰间的钢刀上,然后点头道,“他出去了,稍后便±style_txt;回。”

    “那我出去等他。”在他的扫视下,阿莱格里总觉得有些不自然。

    “且慢,”他刚转过身,中年人忽然吩咐道,“你去给我找些吃的。”

    “好的。先生。”阿莱格里应承道,既然是老师的朋友,那便是自己的长辈。虽说这家伙,看起来就像个阴郁的杀手。

    推门离开房间,阿莱格里一边想着,一边向前院走去。不经意间,他摸到了袖子里化作匕首外形的“悬光”,心中骤然一跳。

    原来是他。怪不得自己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还没有从伤势中恢复过来。只是刺杀罗根的魔武士,又是怎么与泽尼斯扯上关系的呢?

    房间里,奥术猎手吉尔沃站在窗边,望着阿莱格里的背影,同样有些疑惑。莫非自己之前遇到过他,否则怎么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去厨房拿了点烤肉与面包。又顺手将一杯黑啤酒放在托盘上,阿莱格里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将托盘端到泽尼斯的房间里。

    “我不喝酒,给我换些清水。”吉尔沃将酒杯推到一边,吩咐阿莱格里到。看来他是一个自制力很强的人。

    不过听起来,他真的把自己当成仆人使唤了啊。阿莱格里端着啤酒离开,同时暗自思忖。好消息是对方没有认出自己,毕竟当时夜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他躲在暗处观察了许久,熟悉对方的一举一动,对方却是骤然遇袭,没有多少反应的时间。

    但这几天,绝对不能露出马脚,大狗就留在贝芙丽那里,而袖中的“悬光”,更是需要妥当处置。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拢了拢衣袖,将一杯清水放在桌上。

    “泽尼斯教了你多长时间了?”吉尔沃随口问道,用小刀切割着大块的烤肉。

    “没多久,我刚刚跟随老师学习。”阿莱格里答道。

    “不过我看你的基础很扎实,像是习武多年之人。”吉尔沃不动声色的望向他,似乎在观察他的反应。

    “老师说我天赋异禀,”阿莱格里有些羞涩的挠了挠头,“不过我总感觉,无法发挥身体的潜力。”

    “多加练习即可,”泽尼斯以一种长辈的语气指点道,“当然了,如果条件允许,外出游历更为有效,生死之间的磨练,能极大促进身体与技巧的结合。”

    “是。”阿莱格里点了点头。

    正在此时,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泽尼斯走了进来。

    “老师。”阿莱格里转身面向他。

    “你来了?”老头指了指中年人,介绍道,“这是我的老朋友吉尔沃,来自辛德瓦尔的大人物。”

    吉尔沃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吉尔沃先生。”阿莱格里向他施礼。

    “这是我新收的刀术学徒,伊戈,”泽尼斯随口介绍了一句,转向他吩咐道,“你先出去吧,我有事与吉尔沃谈,这几天的训练暂时中止,你可以自己安排。”

    “是,老师。”阿莱格里心中一喜,再次施礼后转身离开。他正愁没有借口请假呢。

    “有消息了吗?”等到房门再次掩上,吉尔沃迫不及待的问道。

    “这几天,码头区没有什么陌生的魔法师,”泽尼斯坐在他对面,答道,“至于罗根,短时间可能不会出现,只能慢慢查探。”

    “铜罗盘扎根码头区多年,暗中也培植了不少势力,你怎么一问三不知?”吉尔沃有些恼怒的问道,身上的伤势,上头的压力,以及丢失的“悬光”,让他心烦意乱到了极点。

    “有种你自己去找啊,”泽尼斯独眼一瞪。毫不客气的说道,“你不是奥术猎手吗?就没设下些魔力印记什么的?”

    “罗根身上的魔力印记已经消失了,铁拳帮那些杂鱼身上倒是还有,不过没什么用处,”吉尔沃寒着脸答道,“我怀疑有高阶的魔法师插手。否则我留在‘悬光’上的精神印记,没那么容易就被清除。”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