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小说网热门小说,经典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008小说网>玄幻小说>异闻录> 第七话:来去巫妖王 第二十章 信你

第七话:来去巫妖王 第二十章 信你

    [内兄提醒你,看久了书洗洗眼睛在看,放心内兄跑不了,收藏它就行了!]

    泡歉,今天下午跟叶子同学聊了很交,现众第七话的晓一向有问题,这样下去故事很有可能流俗而不精彩了,因此把昨天晚上写的两章删掉了,重新开始写。小猫本来就没有存稿,所以今天很抱歉只有一章了。有人跟我说,尽量保证每天旦四字,至少能混个全勤奖。但是小猫自己觉得自己写书就是为了给大家展示一个好的故事,为了所谓的全勤凑字数,注水写的东西,那只是对读者大大们不负责,也是对自己不负责。所以今天晚上只写出来一章,明天周末小猫全力把新的故事脉络理清楚,尽可能给大家带来一个精彩的故事!最后,感谢叶子女王给我提供灵感。大家有什么想法和意见,也可以在书评区给我留言。或看到群里跟我联系。谢谢大家!本章正文3旦

    ※※

    认识念苍生了这么久,我第一次觉得这个家伙竟然还是有那么几分可爱起来。

    毕竟说到底,如果不是念苍生的推断和分析,我根本就找不出这些神鬼莫测的灵异事件之间的联系,更母庸说找出个中的关联。

    兀的,念苍生脸色一滞,扬起那本奈落给他的小册子的手也呆在了空中。

    “怎么了?”我奇怪的问。

    “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了一件之前没有想到的事情。”念苍生脸上如常,轻轻把那本小册子放进兜里。说:“我们走吧!”

    “去哪里?”

    “杭州。”

    “我到!去杭州做什么!!”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突然现我们忽视了一点”念苍生一脸的淡然,“虽然我们知道要如何使他的灵体回归到躯体里面去。但是我们却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删”

    一股不祥之感浮现上我的心头。

    “我们忘记了,这家伙一个星期前就已经被医院判定为脑死亡;那么根据医学上的定义,脑死亡基本就等同于身体死亡,那么”

    念苍生看了看还在那里呆的艾米,念苍生耸耸肩说:“如果我们再不赶苍去的话,很有可能你就只能对着你自己的骨灰盒呆了。”

    ※※

    我气鼓鼓的坐在上海开往杭州的动车组上,盯着念苍生。    念苍生则根本没有注意到我那怨念的表情,径自翻着那本奈落给他的小册子看个没完。

    “不好意思。请问这个座位有人么?”

    我抬头望去,一个短齐耳,身着白色弹力背心,露出白哲的脖颈和深深的胸围,下着黑色小热裤露出两条雪白大腿的美女正微笑着望着我。眼睛膘向念苍生身边靠窗的那个,空位子。

    好一个青春觎丽的小辣妹!我心里暗暗喝彩,同时深深叹了一口气。

    “没人。”念苍生头也没抬。自顾自看着他的书。

    ,  万

    辣妹有点楞了,似乎觉得这两个家伙也忒不解风情了,丝毫没有让座给美女的觉悟。随即辣妹又以那软糯得几乎要滴出的娃娃音嗲道:“那,我坐这里么?”

    “不能。”

    “既然没人坐,空着的。那我怎么不能做啊!”辣妹有些生气了。

    “因为我们买了三张票。这个空位也是我们的。”念苍生依然是那波澜不惊的语调,抬起手,亮了亮那三张动车的座位票。

    小辣妹被连续两个冷冰冰的钉子撞得有点怵了,呆在当场几乎不知道要怎么反应了,最后,辣妹一跺脚。愤然离开了。

    念苍生从始至终都没有抬起头看她一眼。

    身边众人各种各样的眼光全部投向了我们,  对着两个人买三张票。同时还拒绝这么明显的美女搭讪大好机会不顾的两个大傻瓜。

    我欲哭无泪,这大抵是有生以来我在公共场合里接受注目礼最多的一次吧,,

    可是这些人都看不见,坐在我对面。念苍生旁边的那个她们看起来空空如也的靠窗桌位,其实正坐着一个即将成为真正的怨灵的家伙!

    我无奈的看了看艾米,他也无辜的望着我。

    我叹了口气,算了,特立独行就特立独行一把好了,艾米现在除了别人看不到他之外,他完全就是当自己正常人一般的存在,总不能让艾米坐在座位上,然后让那辣妹坐在他身上吧    呃”貌似”也不错吼  …

    “你笑得很邪恶。”念苍生说。

    “我册那!”我惊怒道,“念苍生你不抬头也知道我在笑?!”

    念苍生微微抬头,回了我一个无语的眼神,又继续低头看他的书了。

    “你觉得”真的能管用么?”艾米从上车到现在,就一直沉默着。直到现在才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我叹了口气,说:“还能怎么样?现在只能这么试试看了”

    就在一个小时前,被念苍生提醒之下的我们匆匆离开了汤臣豪园二翼撒  船    鹅  糊  毖  锋    馏  覆糊就瑟  智晶香港警匪片里面的警察如出一辙。

    随便交代了两句,让山哟留下看家,我们就带着艾米一起打车狂奔上海南站,  当然,最让我郁闷的是,打车的车费和买动车的票都是我付的钱!念苍生说他赶得急没带钱。我欲哭无泪的付了打车钱,再颤抖的买了三张去杭州的动车票。

    “你哭丧着脸做什么?”念苍生终于不再看那本破书了,抬起头奇怪的望着我。

    我歇斯底里的吼道:“当你一个月的薪水只剩下几百块的时候,还要买三张到杭州的动车票,其中还有一张是给鬼买的,你会不哭丧着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