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小说网热门小说,经典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008小说网>玄幻小说>异闻录> 第二十三章昆仑

第二十三章昆仑

    [内兄提醒你,看久了书洗洗眼睛在看,放心内兄跑不了,收藏它就行了!]

    得要死,免冠徒跷以头抢地,终干熬讨来了。心一猫拜上。

    我是一条龙。

    这貌似是一个很威风的身份。

    自从有意识开始的那一瞬间,我伸展开自己那盘踞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身体,扶摇直上,在湛蓝的天空延展出自己那修长蜿蜒的身躯。不期然的,一股自内心的浩然直抒胸臆。

    我张开大嘴,出一声响彻天地的自豪的吟叫声。

    这巨大的回声在周遭的山谷里回荡蔓延,顿时,有无数的声音在哪里齐齐的应和。

    龙!难道是龙!!

    龙很厉害么?为什么这些家伙全部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呢?

    接着,延绵数十里的灰尘涌动,竟是有无数的走兽狂奔而至。

    不多时,这些家伙全部来到了我的面前,或蹲踞,或趴伏,或半跪。整个不大的山谷中,竟然密密麻麻的挤满了数不清的四足走兽。

    是龙!真的是龙!!

    低沉,却压抑不住的兴奋声,响彻整个小小的山谷。

    我奇怪的望着这群家伙,他们想做什么?眼巴巴的赶过来,就是为了告诉我,我的确是一条龙么?

    终于,一个奇怪的家伙越众而出,我呆呆的盯着他看,却现,这个家伙居然颇有几分像我。

    两只分叉的犄角、嘴上数根飘逸的胡须,以及同样圆睁的双眼。

    难道是同类?!

    我再往下看,却感到失望了。

    这个家伙身体肥肥蠢蠢,兼而又是四足着地,不管怎么看,也不过是个头面和我有些相似的走兽罢了。

    这四足走兽走到我的面前,站定了,似乎在犹豫什么,随即猛的两只前足驻地,生生的跪了下来。

    我的王”拔枕仅以最谦卑的下属身份向你效忠,从此以后,你就是整个昆仑唯一的王。

    随着这个自称为拔枕的家伙跪下念出这一连串莫名其妙的话语之后,整个山谷里所有的四足走兽全部低下了头颅。

    消失了万年后再度重现的龙王!昆仑所属的全体兽灵,在此奉你为王!

    巨大的齐声应和声响彻整个山谷!

    从那一玉起,我知道了,我是龙,我是整个昆仑的王。

    成为了昆仑的王,其实也很无趣的。

    昆仑这个地方,其实说到底也就是一个各种生灵自由自在享受天地间取之不竭的灵气的乐园,每个兽灵们,都惬意的吞吐着这些浓郁得几乎要滴出水来的灵气,滋养自己的身躯,修炼各自的魂灵。

    即使被尊称为王,我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同。我依然是占据着那个我诞生之初的那个小小山谷,从诞生那一日起,我就静静的在高山之颠。看那日升月落,吞吐这天地间那取之不尽的空灵之气。

    极目四望,唯有天地间那幻灭无方的涛生云灭。

    只有天空那圆亮的明月圆了又缺,缺了又圆。每当那明月整整圆缺十二次之后,拔祝就会带着无数的兽灵们来到山谷,向我朝拜。

    棱枕始终很恭谨的站在队伍的前列,除了一开始会由他先说上一段没有营养的话语之后,接下来他就会安静的站在那里一言不。

    而昆仑里面的事情,基本上全都是乏善可陈的单调日子。

    西山的变牛又现自己的力气大了一点。

    北海的烛龙很烦恼自己越来越肥胖的身躯。

    东谷树下面的懈秀已经浑浑沉沉的睡了三十六个月圆月缺了。

    南面的钩蛇吞了一颗硕大的碧心果导致自己的下颌几乎脱向了。

    就是这样,这些完全不知所谓的事情,只是因为能够多多少少改变一点点的乏善可陈生活,所以就被大家传来传去作为谈资,以给各自单调得如同一澜死水般的岁月中添加些许不同。

    所以对于这个这个一成不变的单们日子,我也只能选择打个哈欠,继续我的昏睡。

    当然。昏睡的同时,我也不忘记张开了大嘴,一面打着呼噜,一面吞食着那清凉的灵气。

    终于有一天,单调乏味的生活生了改变。

    那一日,天空里突然遮云蔽日般来了无数飞禽。

    昆仑的所有走兽们都停下了自己手边在做的事情一一其实大家基本上也都无事可做。猛枕为头,他们全部聚拢到了我的小山谷中。

    天空里的飞禽望上去怕不有数以千计竟遮掩了大半今天空,连昆仑天空上那恒久不灭的太阳都被掩盖住了夺目的光芒。

    拔枕安静的看着我。

    所有走兽都着着我。

    我张开嘴,出响彻云霄的龙吟声。

    换祝紧随我之后,昂向天,吼出震耳欲聋的震天嘶吼。

    所有的走兽们也齐声应喝,那整齐而巨大的傲啸声直上昆仑的天空。

    那半天里遮云蔽日的飞禽们也被这声响震慑,齐齐的在云端盘旋了一个来回,接着就一齐往我们这里飞来。

    空中的飞禽,好多。

    这些长着翅膀的家伙们,飞抵小山谷时,居然差不多把整今天空的阳光都给遮挡得严严实实,原本阳光明媚的正午,竟有些好似黄昏的阴暗了。

    一只奇怪的大鸟率先落了下来,停在我身前那株苍天的梧桐树上。

    尾随其后,是无数的飞禽纷纷降落在山谷中各个树权上。

    我望着那大鸟,似兴二工卜那如同火焰般流淌的鲜红羽着所吸引,那流疙非红色,竟然让我一时有些呆了。

    那大鸟盈盈的低下了头,轻轻的道,尊敬的昆仑之主,翱翔九天之上的伟大之龙啊,凤凰率领百鸟向你参拜了。

    原来她的名字叫凤凰。

    凤凰告诉我,她们是来自大6尽头另外一个孤悬海上的岛屿,依附着一株上古时代残留下来的建木,百鸟在凤凰的身边繁衍生息,过着无争的日子。

    然而,突然有一天,那万古长青的建木突然开始枯萎,无数葱葱郁郁的叶片迅急转为枯黄,顺着树干纷纷落下,就如同一场昏黄落宾的悲哀之舞。

    最后,在凋零了整整七天七夜之后,原本苍天蓬勃的建木变成了一株枯萎的残根,原本栖息在建木之上的百鸟失去了凭依的所在。流离失所。

    凤凰说,在百鸟中有一个从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预言,当建木枯萎之时,也即是百鸟离巢之日。

    所以,凤凰不得不带领百鸟,离开了栖息了上万年的家园,告别了那株已经形容枯槁的建木,一齐振翅东飞。

    伟大的龙王呀。作为百鸟之王,我能否请求你,请求你让这群失去了家园所在的鸟儿们,在这宽广磅礴的昆仑里,暂且安一个家呢?凤凰那清脆的声音,如同唱歌一样,袅绕在那株梧桐树上,回响在我的耳边。

    我不假思索的点点头,答应了眼前这群可怜的流离失所的鸟儿们的请求。

    于是,凤凰带领这众多飞禽百年就这样在昆仑定居了下来。

    以我为王的昆仑原住民大多都是四足走兽,基本都是生活在依山而居的洞穴中。而以凤凰为主的飞禽百鸟,则大多是飞翔在天空以树木为栖的飞禽,因此事实上大家基本没什么冲突可言。

    何况昆仑又是如此之大。平添了百鸟飞禽所属,多多少少也给原本寂寞的昆仑带来一丝热闹。

    早晨,当第一抹阳光洒在昆仑的树梢时。重明鸟会解落满身的羽毛,振动肉翅追逐太阳。浑然不顾自己那高昂的鸣叫扰人清梦。

    午后,华方衔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火种,满天空的招摇过市。直到那火种成了燎原之势。她才不得不一个倒栽葱投入山泉里扑灭。

    夜晚,躲避了一整日阳光的翻明鸟,望着姗姗来迟的月亮,出得意的鸣叫声,对着低垂的夜幕放肆的歌唱夜色。

    嗯……有了她们,昆仑的确有生气了许多。

    凤凰很感激我同意让她们可以在昆仑停留,而她也特别喜欢当日降落时栖息而落的那株长在我所居住的山谷中的梧桐,于是,凤凰跟我做了邻居。

    我不喜欢说话。而凤凰则喜欢热闹,所以常常都是凤凰一个人在讲述,而我只是静静的聆听。

    凤凰跟我说海外的风光,跟我说建木常青的时候如何巍峨,跟我说她带领百鸟飞跃沧海的艰辛。

    有时候,凤凰还会跟我说些她族中的秘闻,比如在凤凰一族中。尾羽是最纯净凤凰气息的存在,只有当凤遇到了自己中意的凰,才会用自己尾羽去触碰对方的尾羽,是所谓,凤求凰。

    还记得当日凤凰跟我说及这个的时候,满脸的向往和期待。

    凤凰说,她是一只凰,可惜在她从凤凰蛋里孵化而出的时候,就没见过其他族人,毕竟,凤凰和龙族一样,都是孤傲的神兽一族后裔,在同一块领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