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小说网热门小说,经典小说免费小说阅读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008小说网>玄幻小说>平行世界的百合物语> 第一话夏暑

第一话夏暑

    八月中旬,夏天的炙热已经进了深山。青山碧翠,一眼望去,天空居然有道道涟漪波荡晕开。等人走进了,才会发现这片涟漪的真相。夏日太过炙热,在烈日暴晒下,植物的蒸腾作用变得剧烈,远远看去,漫射的光线就好似海中波浪。

    午后的森林中萦绕着此起彼伏的蝉鸣,在繁茂的树木枝桠间,除了蝉鸣声,却很少见到其他生物活动。在这种太阳炙热的时间,例如松树野兔之类的小动物也都不愿意外出。就算躲在树荫下,也能感到一阵阵热烦闷。

    一只松鼠惬意的站在树荫下,它坐在树枝上乘凉,两只小爪子上还抱着一颗红红的果实。它啃了一口,然后像是发现了什么,跑到枝头向外眺望。

    远处那条林间小路尽头,有一个黑点缓缓走来。

    这是一个身穿着短衫,戴着斗笠的中年男子。他容貌古朴,身上有一种很特殊的气质,在他走进深山的瞬间,他就渐渐融入了山林。他就像浮云,就像流水,就像一股清风。

    等这位短衫男子走到那个果树前停下,他的存在就已经是自然的一部分。和谐而自然,这一幕要是有人看到,他一定会忽略这人,只看到这片森林本身。某些谁也看不出他和旁边的林地山石有什么区别。

    解造化之理,品自然之真。

    他的一举一动都在与周围的环境契合,让自己浸入自然琼华。

    此乃上清妙法:造化混元功。

    用天地造化之功,自然孕养之妙,于混元天界之中修得自己身。功成之日,他就能将自己修得的功果植入混元天界,成为神属天人,从此遨游诸天不逾。

    松树扔了果子,吱吱叫着跳到短衫中年的肩膀上。它亲昵的在男子脸颊上蹭了蹭,有自己的大尾巴帮他扫去额头上的汗水。

    短衫男子伸手摸了摸松树的脑袋,他从口袋中取了一包腌渍松子,撕开包装之后和松树同吃了起来。他将头顶的斗笠拿下,缓缓地扇了起来。等一包松子吃完,他将松树放回树上,自己再次走出凉爽的树荫。

    在这片晴朗天空的深处,雷霆闷响已经缓缓传来,再不走的话,山路就更加难走了。

    而且

    短衫男子叹了口气,加快了脚步。

    那个半大丫头真是很傻,自己不早点的话,她说不得就得淋个通透。

    想起那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女孩,短衫男子古朴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

    行路半,渐行渐远,天色早昏。

    在极短的时间内,原本晴朗的天就昏暗下来,浓重乌云不时耀起几道雷光,一副风雨欲来的架势。空气中水汽变得浓厚,微微有些润湿感。但温度却一点不曾降下,反而透着股浓浓的闷热,让人呼吸都有些困难。

    低沉黑云中突然爆出一阵耀眼的电光。

    电光从天而降,将整个天幕一分为二。

    滚雷骤起!

    八月雨,对于这座森林中的动植物来说都是一件好事,距离上一次下雨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林中有几条细小涓流已经干涸,动物饮水也必须走到更远的地方。

    但是啊,正在赶路的短衫男子可不想遇到。。

    如此想着,他加快了脚步。

    没过多久,天色就彻底晦暗了下来,不到半刻就下起大雨。深山之地,树木、杂草啪嗒着的植物枝桠变得精神奕奕,傲然的挺立,就连那恼人的蝉鸣,也多了一点别致的韵味。这条隐于阳世的山道上升起一股股浓白云霭,将这条通向小村的路衬映的更加朦胧。

    当这位男子身形渐渐隐没于云霭深处,更让此地多了一股茫然空寂的神秘意味。

    茅山村头,那颗巨大擎天的桃树在雨幕下显得有些朦胧虚幻。

    不管是风雨还是雷霆,都无法打扰这株沉默的老者沉睡。祂的枝桠的风雨中无精打采摇曳,好似在打盹瞌睡声,又像是在风中摇曳的枝桠彷如一首小夜曲,让人听了也不禁升起一股浓浓睡意。突然一道雷霆落下,落到这颗老树上。

    然,桃树一个花苞轻轻开启,一朵艳丽桃花绽开。

    祂是茅山孕养之神,也是这个村子的守护神。

    而那颗巨大的桃树下,隐隐可见一道纤细幼小的身影。

    走到小村口,那位短衫中年瞭望了一下。等他看到桃树下那个幼小的身影,他的脸上多了一抹疼惜。他加快脚步,向桃树走去。在闪电的光照下,两个身影似乎谈了几句

    那个纤细的身影没有久留,在雨中快步奔跑,向家中赶去。

    看着幼小身影远去,短衫男子摸了摸短袖口袋的几封信函。

    真的很可惜,她期待的人这次也没有寄信过来。

    山村不大,这里的建筑也大多采用周围便利的木材制作。与偏远寻常的村子不同,这些的建筑倒是出奇的精致,亭台有闲人,楼阁顶层也是一种环境优雅的布置,还放着一个棋盘。各种房屋各有特色,有古朴大气,有精致典雅,少了凡俗气息,多了几分飘渺之感。

    村子一角,一间书阁传来稚童读书声。

    楠木制作的讲台边,一位穿青色长衫,留着雪白山羊胡子的先生靠座在椅子上。他鼻梁上驾着个黑边老花镜,手上还拿着一本自己编写的课本。

    陈先生看了看外面的雷霆闪电,合上书本,时间也差不多了:

    “今天讲的东西都记住了吗?”

    “先生,我们记住了。”

    “记住了记住了。先生,我们可以下课了吗?”讲台下面围坐着一群十二三岁的小孩子。有大有有十好几个。听到先生又下课的意思,这些小孩子自然是齐齐应是。

    陈先生点了点头,起身将黑板上讲解的图解、公式定理擦去。

    不管是老者还是讲台下的一些小鬼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啊,一个穿着中国古装的老人在为一群小孩讲解物理定律本身就是一件极为怪异的事情,更别说这里还是茅山。

    突然,一位活泼一点的小孩子抬起头向陈先生询问:“先生,我们听这些有什么用吗?”

    “对啊对啊!这些东西完全用不到的呢,先生教我们别的东西吧,我喜欢旅行,可以说说其他地方的节日吗?”贪玩是孩子的天性,自然有人赞同。他们更喜欢有趣的故事,而不是这些听起来很枯燥的知识。

    “先生,我喜欢你讲的故事,你再说一个好不好嘛。”

    虽然这些小鬼都很尊重陈先生没错,但他们都觉得陈先生讲的很多东西在他们眼中可真是没用极了。他们已经开始接触修道方面的知识了,也不知道为什么陈先生会向他们讲解科学。

    “别急,该讲的我都会讲。这些东西你们不需要精通,只需要知道有这回事就可以了。等你们长大了,想离开这里了,这些东西会派上用场的。”摸了摸长长的山羊胡,陈先生只是微微的笑了笑。

    他挥了挥袖子,脸上多了一抹淡笑:“下课吧。”

    “哦哦哦!”

    “快走,我们去玩。”

    “下雨喽下雨喽!我们去抓青蛙!”

    这群小鬼一拥而出,在不大的门口挤成一堆。

    看着这些孩子都走了,陈先生放下书,缓缓叹了口气。这些小鬼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呢。特别是那两个小丫头,他晚上还要给她们上课。说起来自己真的有些老了啊,再也没有年轻时那种使不完的精力,这副身子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

    陈先生紧了紧身上单薄的衣服,包住自己越加枯瘦的身体。

    一阵雷雨袭来,温度骤然低了许多,让他有些冷意。

    宣红衣与芮冰雨居住的地方距离小村不远,大概有十多分钟的路程。

    这是一座处于半山腰的一层建筑,在洛雅选这里作为自己居住的场所之前,这里是座义庄,专门停放村里人还未下葬的尸。对于洛雅来说,她仅仅只是喜欢安静的环境而已,至于义庄之类的名词从未放在心上。

    这里的环境很暗淡,外界明媚的阳光好像也驱散不了这里弥漫的丝丝诡异阴冷气息。好似幽深的古堡,又像是悠久墓园,那是一种区别于寻常的神秘气息。

    不似生,但也绝不似死。

    隐晦,隐逸,阴翳

    跑进门,红衣立即将身上湿透的衣服脱下。

    她拿起毛巾将头发擦干,而后从衣柜中拿了一件淡红色、松松垮垮的睡衣披上。

    看着镜子中的少女,红衣莫名的叹了口气。

    长得不好,不够漂亮吗?

    不,不是的。

    距离萧凛离开也已经快四年,此时的红衣也已经十三岁,是一位小少女了。

    不得不说岁月是一种神奇的东西,从前那个元气活泼的萝莉已经长成了娇俏少女,原本只是可爱的五官越加精致。原本肉肉的、有些婴儿肥的脸蛋也变成了娇俏的瓜子脸,虽然还有些稚气,却已经有了一种普通少女所没有的风采。